當前位置: 首頁 ? 茶知識 ? 茶葉文獻 ? 正文

飲茗辨水 神鑒佳話

放大字體??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5-07-04??來源:美壺網??瀏覽次數:6504 ??關注:加關注

  

 

  古人飲,向來都很看重煮茶之水,稱“器為茶之父,水為茶之母”。清張大復在《梅花草堂筆談》中說:“茶性必發于水,八分之茶,遇十分之水,茶亦十分矣;八分之水,試十分之茶,茶只八分耳。”

  

 

  清《黃鉞征符康阜冊.曉霧烹茶》

  古人飲茶,向來都很看重煮茶之水,稱“器為茶之父,水為茶之母”。清張大復在《梅花草堂筆談》中說:“茶性必發于水,八分之茶,遇十分之水,茶亦十分矣;八分之水,試十分之茶,茶只八分耳。”可見,飲茶中擇水、辨水很為重要。在古人辨水中,至今仍然流傳著數段佳話。

  陸羽鑒水如神

  陸羽(西元733年~804年),字鴻漸,又名疾,字季疵,唐竟陵(今湖北省天門)人,號竟陵子、桑苧翁、東岡子。陸羽一生嗜茶,精于茶道,撰寫了世界上第一部茶葉專著《茶經》而聞名后世,對中國茶業和世界茶業的發展作出了卓越貢獻,被譽為“茶仙”,奉為“茶圣”,祀為“茶神”。

  

 

  元.趙原〈陸羽烹茶圖〉局部

  晚唐曾任衢州刺史的趙?,其外祖父與陸羽交契至深,他在《因話錄》中說,陸羽“性嗜茶,始創煎茶法”。陸羽嗜茶,更講究煎茶之水。中唐著名茶學家張又新在所撰的《煎茶水記》中,引述了一位“楚僧”在其《煮茶記》中記載的一個故事。

  唐代宗時期,湖州刺史李季卿在赴任路過揚州時,偶爾與陸羽相逢。李季卿因傾慕陸羽已久,一朝相逢,倍感欣喜,便邀陸羽一起到揚子驛吃飯。席間,李季卿說:“陸君善茶,已是天下聞名。這揚子江的南零水也為天下第一名水,今天‘二妙’相聚,可謂千載難逢,豈能虛度!”于是,命隨行中一位可信之士帶瓶坐船去取南零之水,陸羽則備好煎茶器具等候水至。

  過了一陣子,李季卿的隨從取水回來,陸羽馬上用勺取水,但看了一下后,用勺揚了揚水說:“這水不是南零之水,應該是臨岸的江水。”隨從答道:“這是我劃船取來的水,有一百多人看見我取水了,怎敢說謊?”陸羽沒有爭辯,只是默默地將瓶中水倒出,至一半時忽然停住,又用勺取水揚了揚說:“這才是南零的水!”

  隨從聞聲大窘,不得不坦白道:“其實我的確是取了南零的水。可船回岸邊時搖晃得厲害,瓶里的水灑了一半,我怕您嫌水少,于是就在江岸邊將水盛滿。處士您的鑒別力真神了!”

  李季卿和賓從數十人聽罷都大為驚愕,驚嘆于陸羽的鑒水能力竟然到了神奇的境地。

  嗜茶宰相辨水

  

 

  清.金廷標〈品泉圖〉

  唐朝宰相李德裕(西元787~850年),字文饒,趙郡(今河北趙縣)人。他比陸羽晚出生半個世紀,是唐代著名的嗜茶宰相。

  史載,李德裕少好學,精通《漢書》及《左氏春秋》,是一個頗有才學的人。而在飲茶一事上,他鑒水的精明程度,似更為突出。五代南唐尉遲?在《中朝故事》記述了一個“李德裕精辨長江水”的故事。

  李德裕飲茶對水特別講究,身在長安京都,卻嗜好江南之水。有一天,他的一位好友要去京口(今江蘇鎮江市)公干,李德裕知道后喜形于色,便對他說:“你哪天回來的時候,請為我取一壺金山(在鎮江江邊,當時的金山尚在江心)附近的南零水。”好友答應而去。

  好友至京口數日辦完事,便欲浮江而上,趕回長安。沒想到他上船后便開懷暢飲,貪杯而醉,早把李德裕所托之事拋于腦后。及至船抵建業(今南京),他才醉夢方醒,猛然想起為宰相取水的事還沒辦呢,向艙外望去,但見一江春水向東流。

  好友自忖,此時此地的長江水,要不了多久即是下游方向的金山南零水,又何苦再返舟取水。反正都是一江水,干脆就在此灌上一壺吧!于是,他趕忙汲了一壺建業石頭城下的江水,返京送給李德裕。

  李德裕見水取到,即刻烹茶品茗。誰知他呷了一口,頓露驚訝之色,嘆道:“唉!江南的水怎么大不同于往年,其味差多了。”俄而又說:“這水太像是建業石頭城下的江水!”

  好友聞言大吃一驚,不得不上前吐露真相,一再謝罪。

  歐陽修辨水

  

 

  明.仇英〈松亭試泉圖〉

  南宋呂元中在他的〈豐樂泉記〉中講了一個北宋大家歐陽修辨水的故事。

  歐陽修(西元1007~1072年)是北宋文學家、史學家,字永叔,號醉翁、六一居士。歐陽修于茶于酒兩愛,他飲茶時尤為重視擇水。歐陽修在擔任滁州太守時,在瑯邪山醉翁亭下覓得一股釀泉,泉水潤滑清亮,甘醇爽口。

  一日,佳賓攜新茶來訪,歐陽修大喜,便令仆人汲釀泉煎茶。運水途中仆人不小心將釀泉水弄倒了,索性就近擇一幽谷汲泉代之。不想歐陽修一嘗便知,仆人未能騙過歐陽修,受了責備。

  可是,大概也來不及重汲釀泉水,便以此水煎茶,眾人感覺味道似乎也不差,就這樣意外地又發現了一宜茶佳泉。歐陽修就將此泉取名“幽谷泉”,并在旁邊建了亭子名為“豐樂亭”。

  他還為此寫下了著名的〈豐樂亭記〉以記之:“修既治滁之明年,夏,始飲滁水而甘。問諸滁人,得于州南百步之。其上豐山聳然而特立,下則幽谷窈然而深藏。中有清泉?然而仰出。俯仰左右,顧而樂之。于是疏泉鑿石,辟地以為亭,而與滁人往游其間。”

  王安石辨水考蘇軾

  

 

  明.王問〈煮茶圖〉

  王安石(西元1021~1086年),字介甫,號半山,江西臨川(今江西撫州)人,世稱臨川先生。他是宋代著名的改革家、思想家和文學家。王安石對烹茶之水的研究也十分精明。

  王安石老年患有痰火之癥,雖服藥,難以除根。太醫院囑飲陽羨茶,并須用長江瞿塘中峽水煎烹。因蘇軾是四川人,王安石曾相托于他:“倘尊眷往來之便,將瞿塘中峽水攜一甕寄與老夫,則老夫衰老之年,皆子瞻所延也。”

  不久,蘇軾親自帶水來見王安石。王安石即命人將甕抬進書房,親以衣袖拂拭,把紙封打開。又命僮兒茶灶中煨火,用銀銚汲水烹之。先取定窯白瓷碗一只,投陽羨茶一撮于內。候湯如蟹眼,急取起傾入,哪知水入之后,半晌才出現茶色。

  王安石問蘇軾道:“此水何處取來?”東坡答:“是從巫峽中取來。”王安石道:“是中峽嗎?”東坡回答:“正是。”王安石笑道:“又來欺老夫了!此乃下峽之水,如何假名中峽?”東坡大驚,只得據實以告。

  原來蘇軾在船經瞿塘之上中下三峽時,貪看秀麗的三峽風光。其時重陽剛過,秋水奔涌,船行瞿塘,一瀉千里。蘇軾此時早為兩岸峭壁千仞、江上波濤一線的壯麗景色所吸引,哪還記得王安石中峽取水之托。江船瞬息即過中峽,直達下峽。下峽江面開闊,水勢稍緩,這時蘇軾才記起王安石所托之事。可是中峽水流湍急,難以回溯,只得汲一甕下峽水充之。

  蘇軾謝罪之余,即請教王安石如何能這般明察秋毫。王安石說:“這瞿塘峽的上峽水性太急,下峽則緩,唯有中峽之水緩急相半。太醫院以為老夫這病可用陽羨茶治愈,但用上峽水煎泡水味太濃,下峽水則太淡,中峽水濃淡適中,恰到好處。但如今見茶色半晌才出,所以知道這是下峽水了。”

  陸氏名水榜

  

 

  明.仇英〈換茶圖〉

  在唐張又新所撰的《煎茶水記》中,記載有陸羽當時所列的中國名水榜:

  ◎廬山康王谷水簾水第一。

  ◎無錫縣惠山寺石泉水第二。

  ◎蘄州蘭溪石下水第三。

  ◎峽州扇子山下有石突然,泄水獨清泠,狀如龜形,俗云蝦蟆口水,第四。

  ◎蘇州虎丘寺石泉水第五。

  ◎廬山招賢寺下方橋潭水第六。

  ◎揚子江南零水第七。

  ◎洪州西山西東瀑布泉第八。

  ◎唐州柏巖縣淮水源第九,淮水亦佳 。

  ◎廬州龍池山嶺水第十。

  ◎丹陽縣觀音寺水第十一。

  ◎揚州大明寺水第十二。

  ◎漢江金州上游中零水第十三。

  ◎歸州玉虛洞下香溪水第十四。

  ◎商州武關西洛水第十五。

  ◎吳松江水第十六。

  ◎天臺山西南峰千丈瀑布水第十七。

  ◎郴州圓泉水第十八。

  ◎桐廬嚴陵灘水第十九。

  ◎雪水第二十,用雪不可太冷。

  當然,限于時代,榜中所列泉名、水名,僅為陸羽足跡所至的十幾處而已。雖然不能概括全國的眾多名水,但已遍布大半個中國,可謂珍貴的中國水資源的鑒別資料

?
?
?
[ 茶知識搜索 ]? [ ]? [ 告訴好友 ]? [ 打印本文 ]? [ 關閉窗口 ]



?
同類茶知識

?
推薦圖文
推薦茶知識
點擊排行
 
 
站內信(0)     新對話(0)
英雄联盟竞猜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